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其他小说 > 医道宗师 > 第二百八十章 趁火打劫!

作者:方丘柳菲菲

医道宗师 第二百八十章 趁火打劫! 第1/2页

    “是神医,神医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后面排队的病人惊呼之时,方丘也举目看着眼前这名老者。

    只见。

    这老者神色和蔼,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英气,却并不逼人,给人一种很浑圆的感觉,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颗珠子。

    如果把普通人比做一个做工粗糙的木珠,那么这个老者就是一个做工精细的玉珠。

    “你身体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即便是大医,也免不了四诊。

    在诊桌前坐下,余清大医面带微笑的看着方丘。

    “您把脉便知。”

    方丘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立刻模仿老爷子的脉象。

    余清大医的手指才刚刚搭上方丘的寸口,就眉目一挑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稍许。

    把完脉。

    余清大医轻轻的吸了口气,然后摇头说道:“这病,我看不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。

    医馆里外正在排队的病人们,顿时就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余清大夫可是神医啊。

    他们还没见过有什么病能难得到他的。

    现在,竟然还真的有神医都看不好的病?

    “师父,这是什么病?”

    青年赶紧走了上来,惊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余清大医长吐一口气,说道:“不是正常的病,这是内脏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才有的症状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青年疑惑,说道:“我刚才把脉的时候没有这种脉象啊?”

    疑惑中。

    青年再度走了上去,伸手给方丘把脉。

    一把还真是。

    感受着方丘的脉象,青年也脸色凝重的皱起眉头来。

    这病,确实治不好!

    “你且随我进来。”

    就在青年疑惑,病人震惊之时,余清大医突然站起身来,微笑着对方丘说道。

    方丘起身。

    尾随在余清大医身后,从医馆后门穿过小院,走进里屋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刚一进门,余清大医就似笑非笑的看着方丘问道。

    “神医,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方丘一愣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余清大医呵呵一笑,说道:“你这病可不是一般的病,能找到我这里来,一定是有人介绍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方丘也笑了。

    “见过前辈。”

    方丘对着余清大医行了一礼,然后摘掉帽子和口罩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见到方丘的真面目,余清大医的神色顿时就精彩了起来,惊讶和疑惑交叉的说道:“竟然是你?”

    “前辈认识晚辈?”

    方丘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不认识吗?”

    余清大医哈哈一笑,说道:“青年国医的冠军,年轻一辈中医的领路人,两千万粉丝的大明星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方丘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这边。

    余清大医笑着点点头,正想张口说些什么的时候,突然眼前一亮,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,一把抓住方丘的手腕,说道:“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方丘一愣。

    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余清大医拖着,从后院的后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路急步前行。

    走了有五六分钟。

    绕了几个弯后。

    来到一处,距离垃圾堆不远的破烂房子门前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余清大医说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,这是?”

    方丘问道。

    “带你来救人。”

    余清大医仰了仰头,示意这个破烂房子里有病人,说道:“是癌症,而且已经是晚期,顶多就剩一个月的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方丘一听,当即主动迈步要进房。

    “这房子里住着一家父子俩,这父子俩相依为命,孩子只有七岁,要是大人病死了,这孩子可就遭殃了。”

    余清大医一边迈步,一边跟方丘说道:“孩子一个多月前找到我,请我帮他父亲治病,这一个多月来,我用尽了各种办法还是不行,正好你来了,就带你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方丘点点头。

    俩人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进屋。

    方丘转目扫望了一圈,发现屋子里只有一张破酒的弹簧床,此时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壮年正躺在弹簧床上,看上去面黄肌瘦的,眼中都有些无神了。

    在弹簧床旁边,一个小男孩坐在地上,在其身前有着一个黑漆漆的火炉子,正在烧着水。

    正个房间里。

    连个凳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余清大医苦叹一声,说道:“原本,他们家也没这么贫苦,只是因为大人得了病之后,孩子把家里的东西全给卖了,把钱都拿来给他父亲看病了,所以才落得家徒四壁。”

    “神医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见到神医,那个穿着脏兮兮的七岁的小男孩赶紧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余清大医点点头,说道:“我给你带了一个比我更厉害的神医过来,他是专门治你父亲这种病的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你父亲的病今天就能治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小男孩激动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意外。”

    方丘走上前去,对着小男孩笑了笑,说道:“一定能治好。”

    余清大医一怔。

    虽然方丘的确治好了几个同类的病人,但是这个病人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